国家级知名专业爬墙艺术家

他会累

可能会ooc,见谅

有的人好像永远都不会累,这听起来像是个玩笑话,可被说的人如果换成是死啦死啦,这个炮灰团的团座,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天塌下来也能扛住还能插空开几句玩笑话的主,炮灰们便也觉得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可孟烦了知道,不是,他会。

这不是孟烦了想要的,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他在跟死啦死啦用舌头干架时就可以不留余地挖空自己肚子里的坏水去挖苦讽刺他,而且内心也不会有一丝的内疚。
可不巧,他是死啦死啦的传令官、副官、参谋官、翻译官、勤务兵,连死啦死啦睡觉那猪窝都是他给收拾出来的。虽然死啦死啦损他是鼯鼠五能,无一而精,但到了也是他这么多个东西。
更不巧,他脖子上顶着的是一颗聪明的脑袋,胸腔里面跳动的是一颗敏感的心。所以孟烦了知道很多事情,很多关于龙文章的事情,很多别人不知道的关于龙文章的事情。
死啦死啦会累,他这种人不轻易累,可当他累的时候,他就会现出死人般的模样,连身体都会变得冰凉、僵硬,就好像是支撑着他的最后一丝生气儿也已经被消耗殆尽。

他不像是累了,更像是死了。

所以当死啦死啦极少次地流露出疲惫感时,连平时热衷并且擅长各种拐弯抹角打击挖苦他的孟烦了,都会选择用牙齿把已经跑到嘴边的话狠狠地嚼吧嚼吧,嚼成碎渣,再就着唾液给吞回去,然后让那些话烂在肠子里。

可能是那些话太毒了,即使烂了还是直冒酸气,酸气在体内散开,腐蚀着孟烦了的五脏六腑,小太爷觉得自己的心脏疼,一抽一抽的,止不住的疼。

死啦死啦虽然会死,但是却不会躺在那任由自己发烂发臭,他总会醒过来,然后继续精力旺盛地活着,像一头豹子。

可是这次,不一样。

他是真的死了。

孟烦了看着他把枪塞进自己嘴里,然后枪响。

孟烦了突然想起了那一天,那一天他们花了好大的功夫把麦师傅劝回了祭旗坡。
要回去了,死啦死啦说想走回去,孟烦了没说什么,陪着他。
他累了,孟烦了知道。

“你好像路边的牛矢马溺呢……我们居然把命交给你这么个东西。”

死啦死啦嘿嘿地笑了两声,却很无力。孟烦了觉得现在即使是豆饼也能不费劲地把他打倒在地。
“我很想把我的命交给你,那是多省心的事啊——只要你别把它用成牛矢马溺。”

孟烦了想跟他说,好的,我们以后同命。还想跟他说,其实,你不是一个人在扛。可他咧了咧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评论(1)

热度(18)